欢迎书友访问齐鲁书阁
首页剑心决 章二十·下作之人,我心常明

章二十·下作之人,我心常明

    柳青阳目光一凝,天邪鬼母本源之力含而不发,虽然柳青阳自身修为因南疆一役跌落,但体内那本源之力,却足以将这柳青阳推入世所罕见的剑道高度。

    只是这本源之力用尽,柳青阳也便身死,若非逼不得已,柳青阳决计不想动用这本源。只是如今情况,倒是让柳青阳动了止戈之心。

    忽地,柳青阳只觉身上一寒,鬼母本源之力竟是停止躁动,真真虚弱感觉涌上。柳青阳望向儒剑十三,却是发现并非儒剑十三做了手脚。

    再是细细望去,却是发现,这小诸天内,一道天力盘绕上了天邪鬼母本源,二者相互制肘,这本源也便无法动用。当真奇怪!

    无他!便是这道外之界中,乃是那大妖所化,这大妖同天邪鬼母本属同源,却也相斥,感觉到了天邪鬼母之力,自然那大妖意志降临,束缚柳青阳动弹不得。

    如此一来,当真坏事!儒剑十三、云明陷入生死之战,云明虽是技高一筹,却总归敌不过儒剑十三一番狠毒心思!

    儒剑十三再是一剑劈飞了云明,云明胸口鲜血狂飙,魔体之上,也隐隐消弭了一些魔气,若是这魔气完全消失,只怕云明也便身消道陨。

    儒剑十三看着地上的云明,一脚踏在了云明的脑袋上,放声大笑,道:“云明,云明,你剑术高超,佛魔一体,又能如何?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上!”

    云明咳了一口鲜血,冷笑道:“枉你为剑十三,却全是用些下作手段!似你这样的人,真是儒门不幸!罢了,罢了!我云明,命该如此,动手吧!”

    儒剑十三凝聚真元,那长剑之上,金、黑参半,已是动了一招毙命之心,生怕夜长梦多。

    云明忽然道:“稍等!儒剑十三,我且问你,你说的,璇儿爱我,是真是假!”

    儒剑十三朗声大笑,道:“云明啊云明,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不知道璇儿的真正心意?既然如此,我且告诉你,璇儿,从未爱过你。”

    看着云明目光渐渐充满死气,儒剑十三附身低语,道:“都是我骗你的。璇儿,不曾爱过你。我,也不曾爱过璇儿。她不过是一颗棋子,还是被玩够了的棋子。你就到黄泉之中,去找那个,被我玩烂了的女人吧!哈哈哈哈!”

    云明忽地爆发,掀飞了儒剑十三,只是已经力竭,不能再做下一步动作。只能怒道:“云空!我不许你这么说璇儿!”

    儒剑十三一道飞剑深处,云明避无可避,被穿胸钉在了石壁上。儒剑十三冷笑道:“将死之人!也敢口出狂言!那我你将你钉在这石壁上,等你血流尽了而死。”

    云明目光凄凉,却是渐渐看到那天际之上,仿若一处一个女子身影。冰蓝色长裙,肤若凝脂,一头长发随风飘散,笑起来带着两个迷人的酒窝。

    璇儿!我要见到你了吗?云明露出一丝微笑。想不到,死,竟然是解脱。我终于可以再见到璇儿了。不知道你在黄泉路上过的好不好,不过不要怕,我来了,纵然千万恶鬼,也替你......斩了!

    天色渐渐暗了,云明却是看到璇儿的容颜越来越清晰。他伸手,触摸她的容颜,嘴角带着笑意,无尽满足。

    云明笑着问道:“这些年来,你可还好?”

    璇儿笑道:“自然还好。你呢?”

    云明苦笑一声,道:“你看不见,云空的剑还插在我的胸膛?”

    璇儿伸手抚摸了云明的伤口,道:“你看,这不是合上了伤口?怎么不能再战?”

    云明低头看着伤口,那伤口倒是合上了,只是儒剑十三的剑还插在上面,旋即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璇儿看了看云明,道:“你这人,总是这般优柔寡断。从来想不到去害人,最终反倒被人害了。我爱不爱你,有那么重要吗?我反正是你的人了。如何还能跑了?云空说些什么,那都是他说的,你可曾见了?”

    “再者,这天地之间,总有公理正义,难道我就真的只是一枚被牺牲了的棋子吗?你要知道,我所甘愿的,是我的心意。和谁在一起,也是我的心意。你如何不能只做你自己?爱,有必要那么拘泥于形式吗?”

    云明盯着上官璇儿,目光灼灼,道:“可为什么?临死,你也知愿意告诉我,你爱的是他?”

    上官璇儿微笑不语,不再说话,而是缓缓消弭在了天际,那天际之上,再出现一人,这人是个忠厚长者,只是头上没有半根烦恼丝。

    云明眼角跳动一下,道:“古佛尊者!您为何来此?是要看看云明,如何不听您的教诲,身消道陨了吗?”

    古佛尊者轻轻抚摸云明的头顶,道:“我若为你摩顶受戒,你这般可愿意?”

    云明摇了摇头,道:“我已是将死之人,如何还能摩顶受戒?尊者同我说笑了。”

    古佛尊者朗声道:“南国有一老人,一生作恶多端,不曾悔改。却不曾想,临死之前,遇到一位老僧。老人嘲笑老僧,你这一生,不曾做过些许快活事情,或者,有何意义?老僧笑道,我给你一枚佛珠,你吞了。”

    “待你死后,你便能回魂。你且去看看你的家人,看看的你的朋友,看看你所养的那些红颜知己。你也去看看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徒弟,你便会知晓。老人并未当做一回事,只是将那佛珠吞了下来。”

    “待到老人死后,却是当真回魂,他走到自己的家里,却是看到,家里并不曾因为他的离开而悲伤,反倒是因为老人留下的财富,兄弟阋墙,大小儿子打的头破血流,两个老婆也要求分家。老人很生气,但是只是灵体,无可奈何,只能看着自己的家一步一步散了。”

    “老人离开家里,又去了朋友家。却不曾想到,朋友竟然在庆祝,甚至老人的遗照都被扔在了地上践踏。朋友们认为终于摆脱了老人,不用再受到老人的欺负。甚至将陈年不舍饮用的老旧都拿了出来。老人暴跳如雷,却仍旧无可奈何。”

    “老人转念一想,自己的那几个红颜知己,平日里自己待他们不薄,或许他们那里会因为自己的死去而悲伤。老人又去了红颜知己的家中,却是发现,红颜知己已经躺在了别人的怀中,一幅幅画面不堪入目。老人心痛欲死。”

    “忽地,老人想起了老僧的话,又是去了老僧的家里,却是发现,老僧的家人悲痛至极,都在为这么一位大慈大悲的佛陀离世而伤心,香火持续不断,前来祭拜的人,也都是满面悲痛。这让老人始料未及。”

    “老人一直觉得,老僧生活如此枯燥,一定是孤独一人,却不曾想,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僧竟然受到了如此多人的爱戴。老人不相信都是如此,又是去了老僧所在的寺庙。却不曾想,寺庙之中,更是如此,除却朋友、弟子,一众信徒也是虔心祭拜,满面哀荣。香火之盛,并非老人可比。”

    “老僧忽地出现在老人身边,问道,你可知,这是何故?老人摇了摇,道:我平日里待这些人不差,为什么竟然会出现如何的情况。你平日里不过是一个老僧,也不曾给过别人金钱财宝,如何能让人这么敬重?”

    “老僧说,想要人的敬重,并非只是给人金银财宝,而是要诚心待人。你的家人,你虽然给他们留下了才对,却不曾给他们留下品德。因此你刚刚离去,他们就因为家产争得不可开交,乃至家庭四分五裂。”

    “你的朋友,你虽然与他们酒肉相交,却是因为利益,时常打骂他们,从来不曾将他们当成一个有尊严的人。你不曾尊重他们,他们自然也不曾尊重你。”

    “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本就是市井上最糜烂的女人,只是因为你的金银方才与你一起,你不也是如此想?他们在你心中,不过便是货品一般。如何能你死了,还让让他们惦念?你可知道了?”

    “老人回答,知道了。老僧却是拉着老人到了一处破落的宅子,那宅子中一人正在祭拜老人。老人想了半天,也不曾想到那人到底是谁。却听得老僧道,这宅子的主人曾经将要饿死,是你将几个不吃了的包子随手扔给他。”

    “他免于饿死,心中对你存有感激,因此虽然从不曾找你。但听闻你故去,心中还是万分悲伤,感念你的恩德,因此在家祭拜。老人久久不语,心中大彻大悟,最后跪在老僧面前,让老僧摩顶受戒。”

    云明看着古佛尊者的笑容,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纵然璇儿不爱自己又如何?只要坚持本心便是!爱,乃我之心,不求他人回应。

    古佛尊者的面容缓缓消弭与天际,那天道之上,竟然是万千佛光照下,打在云明身躯之上。那魔气缓缓消弭,竟然再铸无上佛法。


同类推荐: 奇迹的召唤师天帝传超级英雄之恶邻谋断九州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强龙神进化系统仙界赢家蹭出个综艺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