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齐鲁书阁
首页醉魔不醉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身经百战

第一百一十三章:身经百战

    伸手解开了穆销骨之前封住的嗅觉穴道,温子衍暗道穆销骨真傻,酒味是从肌肤里渗透进去的,封住嗅觉简直就是在掩耳盗铃,完全不可能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穆公子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曲子轩提议道:“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会,顺便吃点东西,怎么样?”

    “好。”穆销骨道。明显又没了意识。

    “那就走吧。”曲子轩便朝着之前热情招揽的那位姑娘所在的酒楼走去。

    “不……不好。”摇了摇头稍微清醒下,穆销骨又道:“快点赶路,别继续在这里逗留了。”

    曲子轩没有接话,故意问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我……”穆销骨皱了皱眉头,自我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又一次沦陷,笑着开口道:“好。”

    几人便进了酒楼,入座开始点菜。

    幸而穆销骨醉酒后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而且现在的状态虽然时清醒时不清醒,倒也不严重,温子衍也就没有去管他了。

    揽客的姑娘道:“几位公子四哈我闷资边叻特色嘛?不是缩催叻,我闷家叻酒绝对可以艳压群芳,瓷一次豆想来瓷第二次,香得很哦。”

    曲子轩觉得这话听着有些可爱,好奇地问道:“曲侍卫,她说的是什么啊?”

    “‘几位公子试下我们这边的特色吧?不是说吹的,我们家的酒水绝对可以艳压群芳,吃一次就想来吃第二次,非常香。’”曲子轩翻译完,就对姑娘道:“来两坛你家的特色酒。”

    “好叻。”姑娘应道。

    抬头看向悬挂在墙上写满了菜名的木板,曲子轩问道:“沈大公子想吃些什么?”

    “都可以。”沈睿浅笑道。

    曲子轩也就不去问绝对得不到回答的沈君骨了,转而看向温子衍,问道:“温公子,你要吃什么?”

    “我看看啊。”温子衍凑过去看了看木板,边指边道:“我要吃这个糟鹅掌鸭信、枣泥馅山药糕还有笼蒸螃蟹,一样来一份儿。”

    曲子轩又看向了穆销骨,问道:“穆公子呢?”

    “不吃。”穆销骨闷声道。

    曲子轩也就自己再点了几道菜,便让姑娘下去叫庖子准备了。

    期间趁着这个空隙,曲子轩还放飞了一只向长公主报平安的信鸽。

    与昨晚放飞的那只信鸽一样,这只信鸽的白毛周边也泛着微寒的光芒,目光凌厉,乃是难得的精品。

    不过穆销骨却没有精力去关心这些事情,一动不动等候着的时间往往是最难熬的,受酒味的影响,穆销骨满脸通红,脱下外衫将自己的脸给捂了个结结实实的,才算是稍微好受了点。

    “子衍。”伸手拍了拍身旁逗弄着阿宝的温子衍,穆销骨道:“别玩了,陪我说说话。”

    不然的话,穆销骨怕意志力会消散得更快。

    “说话儿啊?”温子衍想了想,随手指着桌上的酒杯问道:“销骨,你看得清这玩意儿是什么吗?”

    “当然看得清了。”穆销骨无奈道:“我又没瞎。”

    “是哦。”温子衍恍然大悟,指着酒杯,又道:“那你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吗?”

    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的说话方式。

    瞪了温子衍一眼,穆销骨没好气地道:“你是不是傻?”

    “不是你让我跟你说话儿的嘛?”温子衍委屈道。

    穆销骨正欲数落温子衍两句,就已经不受控制地笑道:“是啊。”

    答完了,反应过来的穆销骨直接用头撞着墙壁强迫自己保持清醒,道:“麻烦你说点实在的行不行?”

    沈君骨看在眼里,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要怎样儿才算是实在的啊?”温子衍不明白。

    穆销骨自己也答不上来。

    “穆公子,你还是悠着点吧。”看着这场景,曲子轩道:“小心别撞傻了,省得到时候赖在红尘的头上,我们可担不起这个罪名。”

    “就不劳曲侍卫杞人忧天了,我们魔道的人可没红尘的人那么无耻。”穆销骨回道,继续磕着墙壁。

    “你说谁无耻?!”曲子轩怒道。

    “谁搭话我说的就是谁。”穆销骨斜眼看向曲子轩,道:“你要是觉得不服气,那就跟我出去打一架,正好可以给我醒醒酒。”

    曲子轩咬了咬牙,即使心有不满,打不过穆销骨的他也只能忍下了。

    穆销骨也就没再搭理曲子轩,专心撞自己的墙了。

    “小哥哥别撞了。”阿宝伸手垫在了墙壁上,让穆销骨磕自己的手,奶声奶气地道:“很疼很疼的。”

    穆销骨捏了捏阿宝的胖屁股,道:“那阿宝跟哥哥说说话,哥哥就不撞了,好不好?”

    “好。”阿宝应道。

    穆销骨便停了下来,安静地等着阿宝开口。

    然而四目相对着,等了好一会儿,阿宝也没能憋出一句话来,穆销骨只能继续去撞墙壁。

    “小哥哥别撞了。”阿宝担心地急忙拦住穆销骨,以极快的速度扫视着四周,直到看见不远处的一家青楼,外面的姑娘们正在招揽着客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开口问道:“对了对了!小哥哥还记不记得,有一次阿娘往水里放了白色的粉粉,然后让阿宝端给小哥哥喝的那件事情?”

    闻言,沈君骨端起酒杯的动作一顿,也看向了穆销骨。

    穆销骨不知道阿宝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久远的事情来,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记得。怎么了?”

    “那小哥哥可不可以告诉阿宝,在喝了水以后不见的那几天里,到底是去哪里了啊?”阿宝问道。

    穆销骨没有回答,像是在思考着合乎情理的答案。

    “‘白色的粉粉’?”第一次听闻此事的温子衍有些愣住,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阿宝也不知道。”阿宝实话说道:“阿宝只知道小哥哥喝了水以后,脸好红好红的,而且还很生气,跟那些大笨蛋打架也有些使不上力了。”

    因为这件事导致穆销骨就连阿宝给的食物也不再信任了,所以阿宝真的在意了很久,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听完阿宝的形容,温子衍也就了然了,老鸨给穆销骨下的,应该就是合欢散没错了。

    “不过,消失了几天儿又是为什么?”温子衍却没明白这句话存在的意义。

    毕竟以穆销骨的能力,总不至于需要好几天才能解除药效。

    “穆公子的能力超群,老鸨既然明白,自然就会加大了药量。”曲子轩道:“在那几天里,穆公子恐怕是去找姑娘解除药效了吧?”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穆销骨正愁找不着借口,一听曲子轩这话,连连应道:“我就是出去找姑娘,玩了好几天才把药效给解了。”

    “真的假的?!”温子衍惊道。

    “当然是真的了。”穆销骨又撞了两下墙壁,才贴着墙面像是在回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嘚瑟道:“你是不知道,那几天每时每刻都有姑娘围在身边转,伺候得那叫一个舒服。所以本公子现在已经是身经百战的人了,跟你们这些雏儿可不一样,要想拿下一般的姑娘完全不在话下。”

    说得就好像被人下了合欢散的那次经历,是件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一样。

    噔——

    略微用力地放下了酒杯,沈君骨的脸色有些阴沉。

    怪不得穆销骨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原来是因为他早就已经没有了名声。

    “不好意思,忘了还有仙家的人在了。”穆销骨继续哐哐地撞着墙壁,悄声对温子衍道:“等到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再跟你细说,一定羡慕到你睡不着觉。”

    “好啊好啊。”温子衍应道:“今晚我就跟你睡一个屋,好好地聊聊这件事儿,倒要看看你能怎么羡慕到我睡不着觉。”

    “尽管等着吧。”穆销骨道。

    然而话是这么说,最后一顿饭吃下来,看着醉得站都站不稳的曲子轩和温子衍,穆销骨只觉得今晚恐怕是逃不过要在这里过夜的命运了。

    “为……为什么你会听得懂……嗝……刚才那位姑娘说的话儿啊?”温子衍趴在曲子轩的身上,口齿不清地问道。

    “因为她说的话跟……跟我的家乡话一模一样。”曲子轩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道:“只是我家不……不在这里,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是吗?”温子衍道:“我……我家也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真巧啊。”

    “真……真巧啊。”曲子轩道。

    看着这胡言乱语的两人,沈睿无奈地笑了笑,因为被曲子轩给劝了不少酒的缘故,头脑也不免开始有些昏沉起来,便叫来店里的姑娘开了几间房,跟着扶住曲子轩和温子衍的几名壮汉上了楼,又将曲子轩和温子衍安置好了以后,才回到自己的屋里休息去了。

    摇了摇脑袋尽力让自己更清醒一点,穆销骨将吃饱了就睡着的阿宝放到了温子衍的床上,以免自己失去意识后不小心误伤,才关上了门,一个人下了楼,漫步在街道上。

    倒也不是因为现在正是烈阳高照的时候,穆销骨睡不着想出来溜达溜达,而是因为这弥漫在空气里浓烈的酒香味让他不敢睡着,不得不出来溜达溜达。

    就连在清醒的状态都难免会时不时受到酒味影响,要是睡着了彻底放松了防备,恐怕穆销骨就连最后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同类推荐: 奇迹的召唤师天帝传超级英雄之恶邻谋断九州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强龙神进化系统仙界赢家蹭出个综艺男神